現在位置: 首頁 > 攝影世界 > 菲林機 > Bessa T > 正文
Zeiss ZM 21mm f2.8 超越G21的BIOGON
2020年07月30日 Bessa T, ZM Biogon 21mm f2.8 ⁄ 共 2136字 Comments Off on Zeiss ZM 21mm f2.8 超越G21的BIOGON ⁄ 被围观 355 views+

究竟,要對Biogon多有愛,才會把Zeiss ZM的廣角四小強全收入懷呢? 拜奧干,一定比拜泰坦斯好,在contax g年代,g21 biogon 叫好叫座,zm版本的Biogon 21mm 設計改進了,玻璃比g21多,畫質是不是飛躍? 多數不會啦,用菲林,也不可能感覺到。

 

四支合體,的確醒神,最長就是zm 21mm f2.8,比contax g21還要長,最小巧是c biogon的zm 21mm f4.5,復古結構,在數碼上....GG。

而zm 25 和 zm 28 也很少見人討論和入購,始終zm 21mm 實在太耀眼。

試鏡機身用bessa T,配一個過期的kodak PJ400,隨便試用一下,好說幫kodak 慶祝股價大漲。

 

對比一下zm 21和g21 的biogon結構,變化都大。雖然大家都是九片七組,但明顯zm 21mm 少了biogon特色的對稱式對比結構。 當然,大家最近對焦0.5米到無限遠,並無分別。

上contax g21,下zm 21mm f2.8,mtf差別大嗎? 感覺f5.6後,是zm 21mm f2.8 強大很多。不過,玄學實拍才是王道。先試試再說。

使用的是垃圾過期kodak pj 400,已經當200來用,還很多時低曝,看來下回要當100來用才行。低曝的垃圾相,當然要轉成黑白。

21mm的視覺,捉拍不用思考,輕鬆。基本上,影響構圖成像結果的,就只有快門時滯了。

發覺台灣和lomography 雜誌上的試鏡試film文都很文青,很玄學,很心情,很想學學,就試一回,練習一下。

Biogon最早出現在1936年,由Ludwig Bertele設計的Contax RF 35mm f2.8。「bio」的意思,早期是為相對大的光圈提供更高的快門速度的感覺。

biogon這種結構可以說是為旁軸而生,極貼近菲林面的後組鏡頭,如同我們人眼般凹曲的前後玉。

簡單來說,bigon講究一定是零變形無崎變的平坦銳利成像,因此biogon常運用在廣角鏡群;而手持小巧精緻的biogon鏡頭,帶著日常生活的質樸,穿梭於城市的大街小巷,更多了些市井氣味。

從前用廣角鏡拍攝其實是一項認真的攝影活動,有右左幾位攝影大師坦誠相見的熱鬧,也有三腳架竪立,各種黑卡濾鏡準備就緒的儀式感。但Biogon的廣角鏡對更年輕的攝影人來說,不再陌生,價格親民,帶著BIOGON的角度,在香港四出獵奇,在向森山大道致以最高的敬意,你的21mm,由我們傳承。

旺角的城巿建築,在鏡下展現一貫的「拼貼」風格,將人文化成詼諧、略帶情色氣息、色彩斑斕的空間。外部裝置的許多霓虹燈、熱帶植物和充滿異國情調的店舖,甚至每一個招牌圖案都不一樣。

旺角的舊時代元素,多而不雜亂,你總是能在每一個角度,找到青葱的歲月,吃了三十年的面包店,疫情之下,還在,證明,店是自己的,才是正道。

對於被現代便利科技寵壞的城市人來說,沒有數碼即影即有即過相即發佈,怎麼想似乎都不方便。但如果將時光倒回 20 年,大家每天拍完照片,再去沖洗,靜待浮塵和疲累沉寂,等過後再拿底片相片回家欣賞。比起研究如何革新,在熱愛攝影的人看來,回歸它作為攝影本來的功能,是更有生命力的傳承方式。

什麽是舊,什麽是新?什麽是過時,什麽是潮流?也許不再被這些考慮束手束腳,攝影才會催生源源不斷的可能。即使攝影不斷進化,以新的形式和面貌出現,不變的是留存在攝影文化中的精神——真實所見、無有不拍,只要來到相片中,就是一個人人平等的新世界。大家都由三維降打到二維。

從人潮不算多的大馬路轉進小街,帶著午後剛被日光曝曬再遭雨水稀釋的情緒,躲進BIOGON里。玻璃是片透明結界,將這迷你的攝影空間與紛沓隔絕。結界外,行走的人車、光影或聲音細而緩慢地滑過,窸窸窣窣,聽在耳裡像是城市自顧自的低語,與此刻的自己好似無關。結界內,BIOGON已為你選好了最佳的一瞬間。

一條步攝影世界的秘徑,便由極闊的21mm打理而成。biogon不只是空間風格,更是拍攝日常落實的生活態度。

很多時候我們都找藉口說「沒時間拍照」。那麼,假設有個空間,每次踏進就是要按「快門」,而它又是舒服、讓人放鬆的,我們會不會因為這個BIOGON空間而漸漸找回生活的習慣?

廣角看似是種「限制」,卻反邀我們以自在的步調拓展無限的創作視野,讓biogon的空間因此而帶點個人的神秘與隨性;形形色色的各種「21mm」狀態,也成了攝影師用「身體語言」寫下的一則則有趣空間敘事。

放入這空間的都是我很喜歡的,同時自己也足夠理解,能跟自己下一秒觀賞,建立對談,未來的我能喜歡現在的我拍下的,也是一種緣份。

除了時間,景物也在鏡頭內裡持續流動著。每個階段有興趣的主題與值得拍下的事都些許不同,多多少少也會變動。

時間的滑動驀然無聲,在低頻的空氣裡畫出看不見的圖,一輪一輪,將攝影的瞬間包覆成一層薄膜。過於專注,而未發現暮色的陰影悄悄爬進鏡頭內,於是在按下快門的一剎間,竟也攝下了幽玄深邃。時、分、秒,再過一小段單位的累積,便適合和著底片中的影像將今日揀選的吞入心底。

活在當今的我們,總如理解太陽象徵光明那般理解這支biogon 21mm 鏡頭。追溯存在已久、人人熟悉亦陌生的光學經典時,論述往往迷失在紛紜大霧中;不斷使用biogon拍攝固然奠定經典是經典的根基,卻也可能襲奪了原初「Bio-gon」的意義。

抱歉!評論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