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位置: 首頁 > 妄想世界 > 死小說 > 正文
第一死詩 – 序幕曲
2010年04月15日 死小說 ⁄ 共 5110字 Comments Off on 第一死詩 – 序幕曲 ⁄ 被围观 1,006 views+

 

開始了,

輪迴著佛珠的點和線,意識緩緩地流。越過功能和持續的介面,不需被侷促,不需去存在。要活著疋殺地藏,破壞句義的槓桿,鬻粉句里的關節,掏盡思想的骨幹間架,吞噬被命作「Text」的階磚,建構那不值一晒的天守,團垣下,有敗瓦。被命令做事的人,寄生在時間,勿勿如飛,時間流亡,這不是首詩,便是一條尸。頭涔涔而泪潸潸,白日從青天墮下,紅陽仍未墜落,炎夏浸淫在炙熱的溫瞳,望著同一個太太陽每夜每天。不知何時,生不出第二個孩子。乾兌離丙丁戊己午未申酉亥,八卦!天干?地支…忘了。三銅錢,合掌心,一分鐘,空手心,意趨神,上下動,擲六次,記下上,正正反反反反爻變反正正正正正爻變。呬嘻吹呼噓呵,息之深深,世無知音。平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用極不自由去捕捉自由,借用盡否定來肯定本就肯定的肯定。咳,老掉牙的冷笑話,人失交接之道,故才有夭折之漸。高度陌生化?鏡中鏡中鏡中鏡,百葉窗的簾縫斷裂在結晶的世界,想用手去揉揉靈魂的窗櫺,碰上的,卻是片不反光鏡。高度戲劇化?蟹爬文字,橫行洪荒,垂垂鐘乳,滴定成湖,有蟹莫需湖,摘果不要根,賈曰:「沉於世則愚者集,歸依我佛則香不竭」(北宋財賈巨豪史,頁一十一)。高度多樣化?張張合合的釘書機,釘死一疊又一疊白紙,只用一點,便鎖斃任你翻騰的四邊,誰下的釘?那早已成名的釘書機,誰下的手?鏡象後的摩登蘿狄。高度口語化?總之,一塊鏡就只能照一面,任你是仆街,還是冚家剷,喜歡講老母,還是操他奶奶的撚七鳩屌兮,用盡十方大鏡,還不是連門兒也照不到一個。高度活潑化?我們,需要青春不老的仙葯;我們,需要醫卜星相,太陽天體兼月亮;我們,需要聖人智者,英雄俠士;我們,需要天子權威,引領大同;我們,需要著;想想,何事值得乖張。左眼是日,右眼是月,明了?明了。信息高速幹綫的公路上,遊曵著一列列棺材,睡躺著一個一個人類。鋼石築成的大都市墳場,僵屍們拚命地在墓地爭出鑽入,傀儡的行動,布偶的話語。吸乾了物質的血,噬遍了天地萬物,滿足?!!!肉體在飢渴,靈魂在脫水,~~~~不行了,!我要血!吸盡書本的血,吸盡文化的血,吸盡歷史的血,~!!!紅通通的眼,紅通通的世界……

 

<注意!文字容量不足>

 

道可道,烏托邦性本善為君子,講仁義,論道德,法術勢,唯心論,小邏輯,唯物論,正反合,戰爭論,四因說,一與多,五藴皆空,常樂我淨,有無相生,逍遙冥合,苦集滅道,緣起性空,絕對理性,兼愛非攻,敬天尚鬼,風林火山,格物致知,天下大同,民胞物與,知行合一,天人三策,理氣如一,齊民要術,結構解構,存在虛無,快樂功利,無限實體,神秘主義,根本實在,万物流轉,心物二元,駁多駁動,比較邏輯,無世界論,唯一無二,絕對空間,絕對時間,演繹歸納,形式機械,物競天擇,適者生存,我思故我在,太平清領道,黃石公三略,現代後現代,……

 

<注意!文字空間不足,請重新再試>

 

孔子,孟子,老子,莊子,管子,晏子,吳子,孫子,韓子,申子,墨子,荀子,程子,朱子,王陽明,陸象山,董仲舒,淮南子,向秀郭象,王弼,何晏,惠斯,蘇格拉底,康德,柏拉圖,亞里士多德,黑格爾,馬克斯,笛卡兒,叔本華,尼釆……

 

<警告!文字內容量不足,不能執行>

 

毛澤東,釋迦牟尼,達摩,鳩摩羅什,慧能玄奘,埃歐尼亞,畢達哥拉斯,赫拉克里特斯,伊利亞,洛克,巴克萊,斯賓諾莎,萊布尼茲,巴斯噶,培根,霍布斯,伽利略,牛頓,克卜勒,哥白尼,孟得斯鳩,盧梭,伊比鳩魯……

 

<警告!系統相容性不足,不能執行>

 

休謨,費希特,薛陵,沙特,聖奧古斯丁,窩爾夫,列興,哈曼,達爾文,胡塞爾,愛因斯坦,梅諾龐第,加斯東,佛洛依得,祁克果,維特根斯坦,牟宗三,熊十力,勞思光,齊諾,恩培多列思,恩格斯,格而齊亞,……<警告!系統出現嚴重錯誤……><警告!系統出現嚴重錯誤……><警告!系統出現嚴重錯誤……><警告!系統出現嚴重錯誤……><警告!系統出現嚴重錯誤……><警告!系統出現嚴重錯誤……><警告!系統出現嚴重錯誤……><警告!系統出現嚴重錯誤……><警告!系統出現嚴重錯誤……><警告!系統出現嚴重錯誤……><警告!系統出現嚴重錯誤……><警告!系統出現嚴重錯誤……><警告!系統出現嚴重錯誤……><警告!系統出現嚴重錯誤……><警告!系統出現嚴重錯誤……><警告!系統出現嚴重錯誤……><警告!系統出現嚴重錯誤……><警告!系統出現嚴重錯誤……><警告!系統出現嚴重錯誤……><警告!

統出現嚴重錯誤……><警告!系統出現嚴重錯誤……><警告!系統出

出現嚴重錯誤……><警告!系統出現嚴重錯誤……>

<警告!系統出現嚴重錯誤……><警告!

統出現嚴重錯誤……><警告!

系統出現嚴重錯誤

……><警告!

系統出

!

豆大的雨點,

狠狠的拍打在玻璃窗,

溢起的水花,飄滴在木構的窗沿

叭叭叭叭叭

 

「霎!」這已是連日來第三次被下雨聲驚醒了,

 

一人渾渾然地走進咖啡廊,,應該是賣咖啡的。不知那衣著鮮艷的女侍應可有招呼我坐在非吸煙區,我身週的一切都在吐著濃濃的霧,連隨,我跟前的煙灰缸。一縷縷的煙圈在上升,看來上一手的他還戀棧著。我理應要挪開身子,無奈煙圈太美。試問可有一個逐漸放大的圓圈能把你無盡的生命越勒越緊?它是一個個夢的囚籠,以我不完的夢作養料,飄吃飄吃,消散在發泡膠的天。

不遠,也升起了個個圈圈,伴隨著他的滿足漫漫擴大,有了我,有了你,有了家,有了事業,有了世界,有了…消散在發泡膠的天。他再吹起新的圈圈,似乎連珠的炮發能彌補那片刻的失落。氣的圈圈盡了,他咳嗽。我想,幻想製造機也有達不到的臨界點吧!

右側,煙氣中出現了佛道的俠客,不絕的梵唱和咒令把交織的煙鑄成千千鋒刃,絕決地向我揮出。我意識到,四面楚歌的劍煙,正在剖解著我,希望我能方便…消散在發泡膠的天。在這裏解體,好嗎?手舉起,口說話,腳走動,身體幫我埋了單。

,初九,于郊,不犯難行,恆無咎,以吉終。來到人海湧湧的廣場中央,我不過是艘不理順流的孤舟,撐向那山野瀾漫處,卦云,利涉大川!

來自遙遠彼方的電話,唤點了褲袋中沉睡的手機,抖震抖震,我對顫動的物件沒多大濃情。人道的聲音迫我拯救了手機,可我根本不是醫生。「BB,我現在來找你好不好?」為甚麼不呼我名字,難道我的名字還不足以代表我嗎?還是你要呼喚你心中的BB

「我們應該日日在一起的。」

「我們總會有一兩日是見不到的吧!

「怎么你的思想總是這么另類?

是啊!活了廿二個年頭,不想去數的日子,今天方知,原來我不是人類,多謝你告訴我啊!

還是你們愛用分類的囚籠來保護自己?是啊~你們是神的羔羊,羔羊本應住在羊牢。

還是,我喜歡做隻去破牢的亡羊,不識抬舉呢?

南人不夢馬,北人不夢船,我的喉頭愈來愈干枯,

終於,到了江郎才盡這一刻了吧!

喝水喝水,飲飲飲飲飲,我要,我要滿肚墨水。

今天才發現,構成人體的七十百仙水,

也挺不上失去的,二十一克水。

 

把眼睛放入單眼相機的接目鏡前,隨著不同的鏡頭變換,世界的一切景物,全都換了個模樣。思想也一樣,科技亦相同,每一種概念,每一樣新科技的出現,都改變著世界。

毫無疑問,世界看似變幻無常,實質都是海市蜃樓,虛夢一場。只要構成的核心是人類,一切一切根本從沒改變。

還是那樣的腐敗,還是那樣的沉淪,欲望無窮的人,又能有什麼樣的昇華呢?

 

第一現象。現代的土地神

地產商

第二現象。大企業的奴隸

加盟商

第三現象。智慧產權

盜版,藝術,創作,市場,

第四現象。抄襲原創

創意和抄襲,本就分不開,沒有根,何來果,要保護是那沒創意的伙食費。

 

女人總是愛吹得很行的男人,她們都天真得相信純愛和夢想,也對,沒幻想,人怎活下去。人是要相信善良的,不可以由萬惡的金錢操縱我們思想。但,惡的本身,不是金錢,那只是用作換取等價事物的代用券而矣,和煉金術里的等價交換,有一些異曲同工。就古代人看來,我用一張紙和子虛烏有的數字來換取生命和物質,比之煉金術更是荒誕不經。

 

萬惡的來源不是金錢,是生存,那簡直是與生俱來的原罪,沒錯,就是某宗教口中所講的那東東。人為生存,做了那麽多不該做的事,那些事有很多,被我們稱為不道德的,道德何來,孟子叫我們在「四善端」中翻找一下。中國歷史告訴我們,先哲們為了解決這問題,選擇了餐風飲露,吞吐風雷以解腹中飢渴,本能性慾。

 

不過凡夫俗子,要解此愁,又可是易事還是西方人聰明,便利店文化,弄一個宗教出來解決問題,省下不少練仙的時間,一句我有罪,再把罪交給一個叫「衪」的不知何許者,就可以解決一切煩憂,進入心境恬靜,寧神氣平的狀態,萬般不是,盡化煙雲,高啊!

 

其實,這和向著大海高呼不滿之後盡忘心中不快,又有何分別耶搞得複雜一點,人們會感到專業,信心大增的幅度可不能以倍數量哦!! 商業文化,就是這麼一回事,愛地球,救地球,先把那鬼東西,那個不知什麼來的「衪」,干掉再說!!

 

聽說地球都是「衪」的手工,呵!! 沒問題啦,把地球炸了再弄一個就是了,反正地球是他弄給我們的玩具。沒地方住就先到天堂過一夜,度假七天再回地球嘛!

 

你有看到嗎由海外歸來的海龜被捉到富人園子里做了吉祥物,給客人擲錢祈福之用,人人瞄準龜頭,以致紅紅腫腫,頭破血流。

 

今天,在街上,他總是走得這麼快。

「你很趕時間嗎?

「時間就是金錢」

「你要那麽多萬惡的金錢想幹什麼?

「來買回時間。」

 

也對,把別人的時間買來為自己服務,也算是買到時間。人真是有趣,買不回自己的時間,但可以買下別人的時間,想來,這就是生存遊戲的一個規矩呢!

 

 

凋謝從紅花五瓣中心
擴散至綠葉四周枯萎
直至死
活潑的小人兒開始手拉手
熱烈地在紅日前舞步歌唱
不斷
連年

北國浸陽光
文化出牡丹

「你之所以有壓力,因你未能體驗世界上一切事物之快樂
如,你去吃自助餐,反正你都給了二三佰塊,為甚么不去好好享受自助餐之樂,反而老去埋怨這餐太貴,這自助餐的菜不好,其他甚么法國菜日本菜更好百倍等等。

人有時對自己所不能選擇的事,甚如決擇後發現後悔的事都有股不情願的抗拒心理,慢慢揉合其它因素演變成不能釋之於懷的壓力,那快樂,也就起不來了。在此時,多數人也選擇逃避,望能在另一新天地重新開始。有幸者,能享受於自我決擇的快樂,但不幸者多也是重蹈覆轍,再陷失落不快的泥沼,繼續受壓。

故此,我們必須正視問題,令自己面對一切也能令心中快樂滋生,不論那事是你情願或不情願的,如此,方可無往而不利,快樂終生。這快樂指的就是心中的一團火,這熱火永不熄滅,人也就動力不斷,精神健壯。

那這火的燃料是甚麼,就是藏於人心心底的兩個字ㄧㄧ「活潑」。舉個例,一群成年人的小學同學聚會,因久久沒見,不大相熟,人人格外見外,說話也就一句起兩句止,場面禮讓冷清。如有人重拾童真,積極活動,把大顆沉寂於心低的童真、活潑勾起,一起尋找聚會的樂趣,旁若無人的大笑大玩,,自必快樂無限。所以,可以說,
「活潑」=「思動」一種渴望從靜中求變而樂於其中的原始本能。也就是說,就算是裝貨入箱的單調工作,我也能生出「怎樣才可入箱入得最完美、動作最美、效率最高、最有藝術感」的活潑情懷,如此,人生豈有不快樂哉?壓力?嗚呼~~

因此,綜合出做人只需明白四個字
「道、變、靜、空」
「道」,世界一切之背後運作的系統。如升學:由小至中,考會考、A-Level至大學為一系統。國內,小至中三考升中四試,至全國聯考升大學又為一系統
「變」,明白各系統之間之變化和共性,從而靈活變通,隨機應變。如我要升大學拿到學位,不一定要跟以上兩個系統,我有錢,用錢買一個學位來就行了。
「靜」,尋找變中最令自己快樂的一點,持之以心,靜與變二者互為表裏、虛實、內外、束盧互倚、相生並全。如,我要回家,有很多系統,坐巴士回去、坐地鐵轉巴士、坐的士。我獨愛巴士,不思變,為靜。靜中有變,變有中靜,此需體用,方可盡明。
「空」者,事物之本質也,世界之本來貌,也為人拋棄一切之心理領域,自己去大叫兩次,扔幾次煩惱也就明瞭了。修練心法,深深地吸一口氣,直達湧泉穴,慢慢呼出,其間想象自己愈來愈小小小小小至微塵更小,以至於空白,再臻於無,達至無想無念之境。」
 
擇自末代書生 陳列品的
《九明真痴經》
 
窮人是不能少的,他們是奴隸一般的存在,沒他們就沒有文學、沒有藝術、沒有精緻得令人豪奢的事物,更不會有那享受著十多萬薪酬,卻整天在堂上魂遊呢喃的大學教授。
當我不是學生,我便要進入窮人階級,開展一段追吃求喝的奴隸人生,悲乎。乘還有一年,盡情發揮一下無產階級的無聊幻想,干一些自己想干的事兒。
二十三了,快廿四了,最近,連對打機,也失去了熱情,真的年紀的重量增加令天秤的另一側失去了質量了嗎?靈魄之熱火凋枯至什么程度?
想~
也不想再去想。

抱歉!評論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