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位置: 首頁 > 妄想世界 > 行運奇俠傳 > 正文
行運奇俠傳-(第三章)‧因‧禍‧得‧福‧
2010年04月15日 行運奇俠傳 ⁄ 共 2977字 Comments Off on 行運奇俠傳-(第三章)‧因‧禍‧得‧福‧ ⁄ 被围观 1,726 views+

 

黃裳抬著林俠影疾步狂奔,在樹影之間極速穿梭,足下狂奔,手上的功夫可並沒有閒下來,一股股純正的真氣連綿不絶地輸入林俠影的體內。獨孤求敗的內力可說是剛猛非常,黃裳將功力卸入林俠影體內,威力雖己減弱,但對不識武功的林俠影來說足以致命。如不施救助,不消片刻,林俠影就可以去跟閻王學功夫了。

 

黃裳急步疾走一來是想盡早找個僻靜地方為林俠影徹底療傷二來是避免獨孤求敗耍什麼手段,雖則黃裳認為他不是那種人,但小心駛得萬年船。只不過林俠影的傷勢太重,如果得找到地方才為他治療,一切都為時已晚,故此不得不用此極損真元的方法,邊走邊輸真氣為林俠影療傷續命。不出半里路,黃裳來到一個山澗小川,正當準備提氣再走之時忽然懷中傳來了一陣微弱的呻吟聲

「水..水啊水……」原來早前已昏迷了一整天的林俠影滴水未沾,身體早已十分虛弱,只是在精神亢奮的狀態下免力支撐。黃裳的內力真純,綿厚雄渾,大有起死回生之效,重傷的林俠影在經過黃裳一番真氣搶救後,已開始回復神智。



林俠影在迷迷糊糊之間,只感到一股暖氣盤繞心間,隨即散諸奇經百脈,不一會兒,只感全身暖洋洋的,猶如化在暖水之中,受用無窮。

黃裳見林俠影已無大礙,便站直身子,讓真氣自行在林俠影身體裡運行。旋即又想起要去取水來,身體便如離弦之箭,直往森林中湖的方向飛奔而去。

不多久,黃裳已拿了一塊盛著清水的蕉葉從湖邊趕來。林俠影喝不了兩口,一陣擊鼓鳴鑼之聲伴著人馬踏雜的腳步聲從不遠處傳來,黃裳正覺奇怪,荒山樹林誰會途經,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隨提起林俠影往反方向走去

忽然,一個極快的身影欺身撲面而來,黃裳急伸出右掌硬擊一記,對方也以掌相迎。「呯」的一聲,來人退了三步,黃裳也倒退一步,心下皆暗讚對方了得。

黃裳定睛一看,原來對方也是個老者,而且年紀恐怕比自己輕不了多少,但神豐形偉,一派高手風範,正想詢問對方何以出手相襲之時,前方樹林忽然傳出驚天動地的呼喊聲:「日月神教聖教主東方不敗,千秋萬載,一統江湖!」

昏迷中的林俠影一聽到這句自己平時日的口號,馬上驚醒了過來,連滾帶爬地亂跑起來,跑了幾步,忽然望見前方不遠處站著兩人,一個是早前被自己偷了東西的老人,而另一個穿著教中長老服飾的老人正和他對峙著。



只聽那長老服飾的老者拱手問道:「未知尊駕脅持我教弟子,闖我聖教後園所為何事?

 

這時黃裳方始留意到林俠影身穿的原來是日月神教的教服,心想:「想不到就這樣糊里糊塗的和魔教對上了。」

 

話說,這個黃裳原藉福建廷平,字勉仲,博學多通,尤邃禮經,為神宗元豐五年進士第一,壬戌榜的狀元。徽宗皇帝於政和年間,命其遍搜普天下道家之書,雕版印行。此書合共五千四百八十一卷,稱為《萬壽道藏》。

黃裳生怕這部大道藏刻錯字,成為政敵彈劾自己的證據,因此一捲一捲的細心校讀。豈料這樣讀了四五年,居然精通道學,更因此而悟得了武學中的高深道理。無師自通,修習內功外功,竟練成絶世武功。

 

道藏編成,徽宗大樂,賜封黃裳為護國天師,兼平章軍國重事,官拜河北西路,河東路和永興軍路三路樞密使。官高權重,為前朝所無,可見徽宗對其所編的道藏何其珍喜。黃裳到任,整肅三軍,還在邊關和西夏打了幾場小勝仗。不數年,黃裳治下興起了一個叫明教的組織,徽宗得悉,下旨令其帶兵剿滅明教異端。可明教教下能人異士眾多,不乏領兵作戰的好手,連場對陣,黃裳所率的十萬大軍盡遭殲滅。黃裳氣惱不下,自知此番降罪下來,死罪可免,活罪難逃,為報徽宗知遇之恩,不如戰死沙場落個萬世英名。隨單人匹馬殺上明教總壇光明頂誓要討明教教主首級,他所習得的道家玄功奇詭難測,明教眾高手見所未見,一用之下連斃明教法王,護法,掌旗使,掌壇使,光明使數十人,甚至連當任教主都被其格殺,取敵首級灑然而去。

 

黃裳滿以為誅滅敵首,已將功補過,快馬趕返官衙向欽差覆命。誰料一入內堂,黃裳全家和及欽差全遭斬首,橫屍在一遍血海之中。不用多想,自是明教所為,可黃裳還未來得及找明教報仇雪恨,就因京中監察使向徽宗彈劾其督戰不力,縱敵肆虐,殘殺欽差等三十多條罪名,被格除功名,取締官職,鎯鐺入獄,由此至終都未能再見徽宗一面。

 


林俠影摸了摸胸口,懷中兩本「唐詩」「九因歌表」和那塊玉珮倒是還在,想起自己偷了這樣一個高手的東西,要是被發現了,不小命不保才怪,於是躲在一棵樹後不敢再動,靜觀其變。

這時的黃裳心中一震,才想起現身在魔教總陀附近,而魔教首領,人稱武功天下無敵的東方不敗更可能近在咫尺,而現前這老者,則必是魔教教中高手無疑,附近更可能有其他魔教高手。

想起自己與獨孤求敗大戰剛休,又輸了一些真氣給林俠影,偏偏在這時遇上如此強手,恐怕這次要脫身亦有點難度。

果然不出所料,那老者自行拱手報上名來:「老夫姓曲名洋,乃神教教中長老,不知尊駕怎生稱呼?

躲在樹後的林俠影聞言後嚇一大跳,自己平時職位低微,想不到竟有機會見識到此教中高層人物。

此時黃裳答道:「老夫黃裳。」

「難怪難怪,當今天下有此功力者不出十人,前輩果然名不虛傳,來,晚輩再來討教幾招。」

曲洋話一出口,已飛撲而至,迎起全身勁力攻向黃裳。黃裳只好拋下手中蕉葉,專心迎戰。二人一出手皆迅捷無倫,轉眼間已纏鬥在一起。

說時遲,那時快,一個快得難以想像的人影從二人之間飛穿而過。

「東方不敗!!!」二人心中幾乎同時想起這個名字。
comYSL`J
多年來,幾乎從未有人見識過東方不敗的真正武功,也許可以說,日月神教的能人極多,需要東方不敗出手的機會並不多,而且,東方不敗一旦出手,從未試過有人還能活下來描述他的武功究竟高到什麼境界。

黃裳細心一想,明白了沒必要在自己元氣大損之下與東方不敗硬拚,對方既不主動攻擊,憑自己的武功,要走是絕對不成問題的,不過要救走林俠影恐怕是不可能了。心意既決,立即一掌震退曲洋,接著幾個翻身,消失在林中。

此時林俠影飛奔而出,沖到曲洋面前跪下叩拜道:「多謝長老救命之恩。」

曲洋還未回過神來,驟見一個衣衫襤褸的神教弟子忽然跪到眼前,還說些莫名奇妙的話,立即要求林俠影把事情的前因後果娓娓道來。

其實以林俠影此等不學無術之輩,當然不會承認自己是一時失足滾下山涯,於是趁機信口開河,加油添醋地胡吹了一番:「稟告長老,昨晚有一個武功高強的人想趁教主和長老不在前來惹事,幸好遇上我和另一弟兄奮不顧身,奮勇抵抗,最後雙方血戰了一日一夜,屬下終於不敵,眼看快將以身殉教之時,幸好長老和教主及時趕到,才把敵人嚇跑,因此屬下才得以拾回一命。」

「哼,你知不知剛才那個人是誰?就憑你?」曲洋冷笑一聲,伸出大手隨手往林俠影腹部拍去,想試試這個口出狂言的小子有多大能耐。

「哇!」林俠影大吃一驚,想不到長老不但這麼快識穿了自己的謊話,還要立即反面不認人,想把他斃於掌下,身體想往後縮,卻已來不及。

「噗」的一聲,曲洋的掌勁擊在林俠影身上,竟猶如泥牛入海,絲毫不見著力的痕跡。原來早前由黃裳輸入林俠影體內的九陰真氣反射出來,完全化解了曲洋的掌力之餘。曲洋大吃一驚,想不到教中低層竟埋沒著這樣一位高手,隨即滿面笑容地對林俠影說道:「小兄弟,好功夫。這樣吧,稍後我向教主稟明,從今以後你就是教中暗行旗的一員,就聽令於我吧!
+
林俠影聽後,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於是狂喜地向曲洋叩拜謝恩。隨後曲洋果然帶著林俠影上回黑木崖,正式進行升職儀式。林俠影在神教多年來的黑暗歲月至始終於告一段落,總算真正吐氣揚眉。

(第三章完)

抱歉!評論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