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位置: 首頁 > 妄想世界 > 桃花會 > 正文
桃花會 – 第一道花
2010年04月15日 桃花會 ⁄ 共 2147字 Comments Off on 桃花會 – 第一道花 ⁄ 被围观 1,349 views+

 

楔子

 

香島,香島大學。

「本校第一百零八屆畢業生畢業典禮能順利完滿結束,承蒙各位貴賓在百忙中蒞臨觀禮,使典禮倍增隆重與光彩,本人謹代表全校師生,向各位表達由衷的謝意

畢業是人生另一個階段的開始,我謹代表全校一萬多位師生,及六萬多位的畢業校友,祝福各位同學都能有遠大的前程以及幸福美滿的人生,香島大學將永遠以你們為榮,我們永遠愛你。同學珍重再見,敬祝各位貴賓身心愉快、心想事成,事事如意,謝謝!」

畢業禮在一陣熱烈的掌聲之下結束

 

陳列品熟悉地脫下畢業袍和四方帽,整套摺好放回了禮服架。

 

「喲!陳,這是你第幾個的畢業典禮了﹖」

 

望著走過的來的人,陳列品托了托眼鏡答道:「不多不少,剛好第七個,對西方人來說是一個相當不錯的數字。」

 

「都拿了五個學士和三個碩士學位,還不捨得離開學校﹖外面想要你這種人材的企業可多不勝數呢!難道你真想留在這里和我們這些教授爭飯吃﹖」那自稱教授的男士,毫不客氣地隨手拿來兩張椅子,自個坐下拍了拍身旁那張,說道:「來,坐下吹噓幾句,這儀式般的畢業禮簡直無聊透頂,搞了還不如不搞,怎對得起在這里浪費青春的學生﹖」

 

陳列品微笑一下,坐在旁邊,道:「拉斐爾教授,你就體諒一下,國情有別呀,你還想在這重現你那天體營式的畢業典禮,校長不被你氣死才怪!」

 

拉斐爾教授回想起畢業時那春色無邊的光境,充滿深意地笑了笑道:「就是嘛,你們中國人的生活太刻板了,一生人就只一次大學畢業,放開點胸懷才是嘛!!

 

「我都真想見識見識你們哪是怎放開胸懷給人看的。」陳列品笑道。

 

拉斐爾教授忽然像恍然大悟般,拍了拍頭,道:「就是就是,你下一年來我母校報一個課程,我來推薦,保你多賺一個學位。你想拿什麼學位,說就行了。」

 

「我還是想在這里讀。」

 

「不是吧,這里大學生活悶成這個慘不忍睹的樣子,不是為了生活,我哪會泡在這。」拉斐爾教授又想了想,說道:「是了,這間大學一直有一個很有趣的學科,你知不知道?

 

拉斐爾口中悶到鳥不生蛋的香島大學居然還有一個他認為有趣的學科,陳列品還真有興趣聽聽,隨道:「哦? 是什麼課程那麽有趣?

拉斐爾教授托了下眼鏡,陰惻惻地說道:「超自然科學研究院。」

 

午後,陳列品吃飽了沒事幹,打算一個人跑到大學圖書館打發一下時間。一路上想著拉斐爾所說的那超自然科學研究,這個學科可能還真的挺冷門,在香島大學都快七八年,他居然也沒聽說過,對這個學科突然間興致勃勃。

 

陳列品大學成績優異,但卻處於無業狀態,生活費全由奬學金支付,加上一些大學研究生的津貼,生活小康。家中只有一個母親,父親死時留下了一些保險和基金,也沒什麼大經濟負擔。故此他母親也從沒怎過問陳列品的未來人生規劃,找不找工作不打緊,唯一擔心的是他什麼時候找一個女朋友,盡早成家立室,生一個肥肥胖胖的乖孫子。每次陳列品見到母親就為這事煩炸了頭,所以最近都是窩在大學宿舍,不是時令節日,也甚少回家,免得母親從哪找個女孩來要他從良。

 

一個人的生活好處在於時間安排極有彈性,想幹什麼就幹什麼。陳列品沒有太多的朋友,故此也沒有那些日復日,年復年的所謂敍會。在交朋友方面,他是一個實用主義者,做朋友就要兩肋插刀,義無反顧,朋友交得多,對自己的生命安全可沒什麼保障,超過兩個人在同一時間找你慷慨就義時,你都不知怎辦。

 

故此,陳列品的生活特別宅男,不是窩在家中研究這研究那,看書上網聽音樂,就是躲在圖書館,下載資料搞學問。生活對他來說可算是無憂無慮的享受。

 

走進了圖書館,奇怪的是燈火通明,一個人也沒。雖說是畢業禮當天,但也不是人人都在今天畢業的,理該有好多學生在這溫習和找資料備課才對。想不通的事,陳列品一概不會去深究,他做人就是這一副隨意的性格。

 

驀地,他注意到在圖書館中央的閱讀桌上放了一本書,四下無人,誰這樣手腳不幹淨,沒點公德心把書亂放。想著準備把書放回書架,拿起書脊一看,竟找不到圖書館藏書碼。奇怪,難道這本書不是圖書館的? 反過來一看,秘本太上道德經。不是一本很特別的書嘛,陳列品本能地翻了幾頁,越看越不對勁。

 

道德經他看過不少版本,也看過很多評論闡釋類的版本,但這一本書…… 怎看都不像是一篇文章,字看起來的確是像中文字一樣,四四方方,竪橫勾撇,陳列品卻沒一個認得。中文古文字的課他是上過的,由甲骨文到現代的簡體字,個個都認得,但這本書中的文字見也沒見過,難道是現代的文字藝術創作?

 

一頁頁地翻下去,陳列品腦中泛起一陣暈眩感……

 

回過神來,也不知是什麼時候,圖書館四周依舊燈火通明,看一看掛在牆上的吊鐘,陳列品不禁一驚,竟然只是過了五分鐘﹖怎麼好像過了一整夜的感覺﹖方才那一下失神,活脫是一個靈魂出竅的感覺,雖然他從沒體驗過靈魂出竅是啥模樣。

 

望著手里的書,陳列品湧起一鼓想把書借回家研究的念頭,翻到最後一頁,竟找不到借書卡,細看之下,這本書也沒蓋有香島大學圖書館的章,奇怪,難道不是圖書館藏書﹖走遍圖書館想找一個圖書館管理員問一下,居然一個人都沒有。不只沒有管理員,連一個學生都沒有,這對於香島大學這充滿書呆子的地方來說,可說是難以想像。

 

陳列品做人有個風格,想不通的事,管他去吧!老子定律,你越想要,就越不給,等你都忘了,他就死出來了。不論多少次的研究,多少篇的論文,他都是這樣隨意地面對,反正,到時到候,東西就到了。

 

 

 

 

 

 

 

 

抱歉!評論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