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位置: 首頁 > 妄想世界 > 桃花會 > 正文
桃族小說修改稿
2010年09月19日 桃花會 ⁄ 共 4893字 Comments Off on 桃族小說修改稿 ⁄ 被围观 2,228 views+

桃花會 – 第一道花
楔子

香島,香島大學。
「本校第一百零八屆畢業生畢業典禮能順利完滿結束,承蒙各位貴賓在百忙中蒞臨觀禮,使典禮倍增隆重與光彩,本人謹代表全校師生,向各位表達由衷的謝意
畢業是人生另一個階段的開始,我謹代表全校一萬多位師生,及六萬多位的畢業校友,祝福各位同學都能有遠大的前程以及幸福美滿的人生,香島大學將永遠以你們為榮,我們永遠愛你。同學珍重再見,敬祝各位貴賓身心愉快、心想事成,事事如意,謝謝!」
畢業禮在一陣熱烈的掌聲之下結束…
陳列品熟悉地脫下畢業袍和四方帽,整套摺好放回了禮服架。
「喲!陳,這是你第幾個的畢業典禮了﹖」
望著走過的來的人,陳列品托了托眼鏡答道:「不多不少,剛好第七個,對西方人來說是一個相當不錯的數字。」
「都拿了五個學士和三個碩士學位,還不捨得離開學校﹖外面想要你這種人材的企業可多不勝數呢!難道你真想留在這里和我們這些教授爭飯吃﹖」那自稱教授的男士,毫不客氣地隨手拿來兩張椅子,自個坐下拍了拍身旁那張,說道:「來,坐下吹噓幾句,這儀式般的畢業禮簡直無聊透頂,搞了還不如不搞,怎對得起在這里浪費青春的學生﹖」
陳列品微笑一下,坐在旁邊,道:「拉斐爾教授,你就體諒一下,國情有別呀,你還想在這重現你那天體營式的畢業典禮,校長不被你氣死才怪!」
拉斐爾教授回想起畢業時那春色無邊的光境,充滿深意地笑了笑道:「就是嘛,你們中國人的生活太刻板了,一生人就只一次大學畢業,放開點胸懷才是嘛!!」
「我倒真想見識見識你們哪是怎放開胸懷給人看的。」陳列品笑道。
拉斐爾教授忽然像恍然大悟般,拍了拍頭,道:「就是就是,你下一年來我母校報一個課程,我來推薦,保你多賺一個學位。你想拿什麼學位,說就行了。」
「我還是想在這里讀。」
「不是吧,這里大學生活悶成這個慘不忍睹的樣子,不是為了生活,我哪會泡在這。」拉斐爾教授又想了想,說道:「是了,這間大學一直有一個很有趣的學科,你知不知道?」
拉斐爾口中悶到鳥不生蛋的香島大學居然還有一個他認為有趣的學科,陳列品還真有興趣聽聽,隨道:「哦? 是什麼課程那麽有趣?」
拉斐爾教授托了下眼鏡,陰惻惻地說道:「超自然科學研究院。」
午後,陳列品吃飽了沒事幹,打算一個人跑到大學圖書館打發一下時間。一路上想著拉斐爾所說的那超自然科學研究,這個學科可能還真的挺冷門,在香島大學都快七八年,他居然也沒聽說過。
陳列品大學成績優異,但卻處於無業狀態,生活費全由奬學金支付,加上一些大學研究生的津貼,生活小康。家中只有一個母親,父親死時留下了一些保險和基金,也沒什麼大經濟負擔。故此他母親也從沒怎過問陳列品的未來人生規劃,找不找工作不打緊,唯一擔心的是他什麼時候找一個女朋友,盡早成家立室,生一個肥肥胖胖的乖孫子。每次陳列品見到母親就為這事煩炸了頭,所以最近都是窩在大學宿舍,不是時令節日,也甚少回家,免得母親從哪找個女孩來要他從良。
一個人的生活好處在於時間安排極有彈性,想幹什麼就幹什麼。陳列品沒有太多的朋友,故此也沒有那些日復日,年復年的所謂敍會。在交朋友方面,他是一個實用主義者,做朋友就要兩肋插刀,義無反顧,朋友交得多,對自己的生命安全可沒什麼保障,超過兩個人在同一時間找你慷慨就義時,你都不知怎辦。
故此,陳列品的生活特別宅男,不是窩在家中研究這研究那,看書上網聽音樂,就是躲在圖書館,下載資料搞學問。生活對他來說可算是無憂無慮的享受。
走進了圖書館,奇怪的是燈火通明,一個人也沒。雖說是畢業禮當天,但也不是人人都在今天畢業的,理應有好多學生在這溫習和找資料備課才對。想不通的事,陳列品一概不會去深究,他做人就是這一副隨意的性格。
驀地,他注意到在圖書館中央的閱讀桌上放了一本書,四下無人,誰這樣手腳不幹淨,沒點公德心把書亂放。想著準備把書放回書架,拿起書脊一看,竟找不到圖書館藏書碼。奇怪,難道這本書不是圖書館的? 反過來一看,秘本太上道德經。不是一本很特別的書嘛,陳列品本能地翻了幾頁,越看越不對勁。
道德經他看過不少版本,也看過很多評論闡釋類的版本,但這一本書…… 怎看都不像是一篇文章,字看起來的確是像中文字一樣,四四方方,竪橫勾撇,陳列品卻沒一個認得。中文古文字的課他是上過的,由甲骨文到現代的簡體字,個個都認得,但這本書中的文字見也沒見過,難道是現代的文字藝術創作?
一頁頁地翻下去,陳列品腦中泛起一陣暈眩感……
回過神來,也不知是什麼時候,圖書館四周依舊燈火通明,看一看掛在牆上的吊鐘,陳列品不禁一驚,竟然只是過了五分鐘﹖怎麼好像過了一整夜的感覺﹖方才那一下失神,活脫是一個靈魂出竅的感覺,雖然他從沒體驗過靈魂出竅是啥模樣。
望著手里的書,陳列品湧起一鼓想把書借回家研究的念頭,翻到最後一頁,竟找不到借書卡,細看之下,這本書也沒蓋有香島大學圖書館的章,奇怪,難道不是圖書館藏書﹖走遍圖書館想找一個圖書館管理員問一下,居然一個人都沒有。不只沒有管理員,連一個學生都沒有,這對於香島大學這充滿書呆子的地方來說,可說是難以想像。
陳列品做人有個風格,想不通的事,管他去吧!老子定律,你越想要,越得不到,等你忘了,又自動送上門了。不論多少次的研究,多少篇的論文,他都是這樣隨意地面對,反正,時機一到,東西就到。
可能是新書,還沒有加上圖書館封套,四下沒人,陳列品打消了借書的念頭,把那本秘本放回桌上,就離開圖書館了。本想在圖書館殺殺時間,現在沒十五分鐘就離開了,這個下午怎過呀! 突想起拉斐爾教授所說的超自然科學研究院,現在還未到報讀學位的時間,不過先去逛逛場子也好。

本以為研究院會在神學院附近,但找了好久也沒找到,問了沿路見到的學生竟沒有知道,都算神秘了,陳列品對這個超自然科學研究院的興趣越來越濃郁。找了一個多小時,陳列品實在失去尋幽探秘的耐性,幹脆打電話向拉斐爾教授要地址。

香島大學佔地數百亩,是香島最大的高級學府。前身由四所大學合併而成,是以師資雄厚,學科多元化,人材輩出,乃世界排名頭十位的大學之一。想不到拉輩爾教授給的學院地址居然座落在聯合重工三十週年紀念大樓。香島大學已有百年歷史,育成的企業家何以千萬,眼前的聯合重工三十週年紀念大樓是由香島四大工業巨頭之一聯合重工捐贈興建,聯合重工的董事長還是香島機電工程系的永久榮譽院長。超自然科學研究院全在這大樓內,陳列品是想也想不到,難道超自然科學才算是科學之一﹖

看遍門口的指示牌,根本沒有什麼超自然科學研究院。陳列品不禁氣惱,又給拉斐爾拔了個電話。
「sorry! My nice friend,我說得不清楚,你要進入大樓穿過它,之後你就會看到一條樓梯,上到去就會見到的了。」
陳列品跟指示穿過大樓,看到了拉斐爾所說的那一條樓梯,不禁傻了眼,長得要好像抬頭都看不見盡頭,誰設計這一條路出來的﹖

走了足足三十分鐘,總算到頂了。一步出樓梯,眼前出現了一所大樓,地中海式的歐陸風格,該是殖民地時代的建築吧,有點日久失收的樣子。環看四週地方不大,除樓梯那邊,三邊都是懸崖,整個香島大學和維港都可以一覽無遺。
「在這里讀了七年,都不知道有這個好地方,選這個地方搞學術的傢伙還真有眼光。」

「這位同學,你來這是要報名嗎﹖現在不是招生期,你可以拿一份表格回去填妥寄回,到時學院會安排面試。」

陳列品聽見吃了一驚,眼前這個老伯一看就知我是來報名的﹖還連報名表都拿定出來,真有點門道。隨手道謝拿過表格就下山去了。

這個暑假,陳列品覺得自己有一些不一樣,有什麼不一樣又說不出來,感覺自己精神很亢奮,這兩個月內看了過三千本書,可怕的是,全都記得一清二楚。難道,我真的開竅了﹖

最近陳列品覺得自己睡眠質量越來越好,用很少的時間就達到精神飽海的目的。但常常會作一個夢,夢見自己在一個桃花園里,這里的桃花樹很高很大,比杉樹要高,比榕樹還要茂盛,每次自己都一個站在桃花樹間,身週桃花紛飛,就這樣,每次一想摸一下桃樹就醒了。

喝了杯水,打開信箱,噢,超自然科學院的來信,取錄了,不過這結果也是很正常,以陳列品的學歷,該沒有不收他的學系。
「是啊,收到取錄信了嗎? 我還怕他不收你呢!」
「會的嗎?」
「當然,你以為任何人都可以入讀的嗎? 我還準備他拒絕你時幫你去做說客呢!!」
聽完拉斐爾教授的說話,陳列品腦中掠過一陣喜悅和疑惑,謎底好快就可以解開了。

再次來到這個風景絶美的超自然科學院大樓,不知何解,陳列品內心產生一種很難以言喻無以名狀的感覺。上次來時,腦內就有一鼓記憶勾引的衝動,但又沒什麼。這次這種衝動越來越強。

香島由三個部分組成,分別是被大海環抱的香島城,連著大陸的半島城寨,還有香島最大面積的陸地「租界」。租界是以前英吉利在帝國時代佔領租用的領土,到現在主權回到中國手中,仍沿用著以前的叫法。

香島大學就是在香島城中最高的香山之上,環山己建,這超自由科學系所在,算是香山最高點,極目而望,整個香島盡收眼底,不要說在這古色古香的大樓內學習,單是站著,便有一種超然凡世之感。
席捲天下,包舉宇內,囊括四海,併吞八荒…海水上潮,山出內雲,日夜不止。衍溢漂疾,波湧而濤起…雖不得肉,貴且快意,當斯之時,願舉泰山以為肉,傾東海以為酒,伐雲夢之竹以為笛,斬泗濱之梓以為箏… 駕一葉之扁舟,舉匏樽以相屬。寄蜉蝣於天地,渺滄海之一粟。哀吾生之須臾,羨長江之無窮。挾飛仙以遨遊,抱明月而長終。知不可乎驟得,托遺響於悲風…

陳列品腦中閃過一堆雜亂古文…耳際響過雷鳴。心里一驚,我這是做什麼了?靜下心來,一切又回復正常。對於近月來的身體怪狀,陳列品唯有用開竅來解釋,究竟是一個什麼原因,上網找了一大堆資料,思覺失調,睡眠不足,每樣都像有一點點。陳列品總算明白醫生斷症的痛苦,不怪得現在醫院都用電腦輸入病徵來斷症,要自己用人腦下一個定論,難呀…想不通,不想了,看一下手機上的時間顯示,快到上課時間,加快腳步步入大樓。

四週是黑漆漆的古建築群,門窗透著紅紅的火光,在大堂的中跪著一個不斷發抖的人,正前方坐著一個老者,堂內除了十多具冷冰冰的神祉石雕,剩下都是肅殺的氣氛。
「是怎遺失的…」老者終於發話。
跪倒的那人把身子扒得更低:「學生一定….一定…為宗主找回來….一定….」
老者往著用漢白玉雕飾的橫梁怔怔地嘆了口氣:「天意,此書在真常宗,闡教和天律宗輾轉百餘年,無人可釋其秘,今天一切,麻煩的還在闡教和天律宗以為我輩借故藏書研習,刻意相隱。」
那跪著的人抬起頭來,露出一副年青俊美的臉孔。「學生一定再到香島,死命也把書尋回來。」
老者溫柔道:「本宗言昨日占了一卦,此事凶中帶吉,暫不權重。另有要事著你辦理,你師傅是九華吧。」
「是的,學生學藝不精。」
「九華的能耐我是清楚的,你也是學習此書的最佳人選,這次的失態,不全是你的責任。這封是真常宗令書,你接令去辦吧。」
俊美少年走前接過令書。
老者又道:「真常宗為中國第一大宗,唯今寶島,香島,馬交及海外等多宗派不受統領,三界會來臨在即,你代表真常宗,去接請香島的法界前來。」
「學生領命。」

飛機低空劃過殘舊的唐樓,吵耳的引擎聲把窗戶震得鏗鏗響,這里是香島九龍城寨機場,是世界十大危險機場之一,飛機低空穿過住宅區,如果發生意外,必是死傷過萬人的慘劇。由於九龍城寨機場品流複雜,又不利於空降起飛,香島政府在離島興建新機場,以提升其國際地位及解決物流和客流。現在的九龍城寨機場淪為一個小型的機場,主要經營第三世界的航線和一些非主流的航班。

兩個穿黑色西服的外國人步出機場,走進泊在停車場的一架黑色房車。車上坐著另外兩個外國人,一個亞洲人臉孔,一個滿頭金髮,充滿俄羅斯風格。剛上車的其中一個外國人道:「今次的任務不普通呀…一次出動我們四人。」滿頭金髮的俄羅斯人回道:「這是你們的。」向剛上車的兩個外國人遞過信封,信封上w型的金色火漆在二人瞳孔一閃而過。「這次是二人一組任務?」棕髮的外國人代身旁紮辮子的同伴接過信封。俄羅斯人道:「我和八一組。你阿六和阿九一組。下車後各有任務,不需要聯絡。順道說聲,阿一參加了。」

紮辮子的外國人臉上閃過驚疑之色:「甚麼,勞動到阿一,組織很重視這次任務呀。」「阿九你別理太多,做你該做的事,阿六,你看著他,別讓他胡來。」俄羅斯人向棕髮的外國人叮囑道。

「好了,下車。」
 

抱歉!評論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