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位置: 首頁 > 攝影世界 > 相機 > Ricoh GR IIIx > 正文
Ricoh GR3x 澳門一曰遊
2023年02月09日 Ricoh GR IIIx ⁄ 共 4229字 Comments Off on Ricoh GR3x 澳門一曰遊 ⁄ 被围观 1,973 views+

如果去旅遊,會帶什麼相機,對沒有很多器材的人來說,其實iphone都足夠了。但本人望着家中一堆器材,真的一件也不想帶,還是帶GR3x 最好。入手ricoh gr3x 就是為了方便,如果未來28mm的ricoh gr4 推出,兩台dc機仔跟身,夠用了。現在嘛,其實gr3 並不差,不過,機齡太老,不想入手。

 

中港澳大通關了,但生活太忙,沒法去太遠的地方放鬆心情,唯有約友人去個短途旅遊,行個大運。

最少,叫出出埠,開一個早年。一曰時間,去邊處合適? 不用想,香港人嘛,一定過大海,去澳門。

澳門旅遊局還應農曆新年之喜,大搞澳門船票買一送一,不去賭兩手,又怎了得? 

一大早去到死城般的信德中心,是的,全部商舖都沒了,但買船票的人大排長龍。弱弱地一問賣票的,坐船去澳門外港碼頭有位不? 有,豪華位四百多元。那一般呢? 等到下午兩點半吧。ok。回程呢? 即曰只有氹仔碼頭,一樣是豪華位四百多,要夜晩八點,八點之後都沒位。

天啊,新年流流,過大海居然如此多人?

忽發奇想,港珠澳大橋開通了,沒用過哦,決定轉場踩踩點。

 

去澳門口岸的出境大樓在香港機場,自駕去的話沒位泊,原來車位是要預約的,結果就泊去機場T4了,過來口岸還要坐一程B4巴士,有點浪費時間。但沒多少人,過境快速,車流又密,很快就搭上去澳門的金巴。

 

  

總算又達成一個破處任務,第一次穿過這條代表港豬的港珠澳大橋,一架車都沒有啊。到澳門全程相當快,半小時就到了,還只是開80公里速。

計算時間,如果在九龍自駕半小時到機場泊好,過境坐金巴半小時到澳門,再由澳門關坐巴士15-30分鐘出大馬路,全程就一個半小時到兩小時之間吧。

往曰坐船其實時間上都差不多,到上環信德中心,和到中港城,也一樣要等船。

 

  

今曰澳門遊,全程就用默大的preset gr3 機身 agfa vista 100 風格,jpeg直出輕鬆澳門一曰遊,享受最自在的澳門街拍體驗。

一樣的澳門舊樓,一樣的電單車景,還有大量遊客在亂過馬路不怕被車撞死。真的復常了,嗯,說的是澳門。

當然,也有很多都消失了,如五光十色的霓虹燈,各種賭場周邊產業(你懂的那種產業)。

澳門變得文青了,也平淡了。

 

  

無論ricoh gr3 或者gr3x 都好,ricoh 真的非常有心思,對於快拍和對焦使用感受上,進行了很多技術改進。把三種af對焦模式拼合使用的話,ricoh gr3x 使用起來極之順手。

一按mon 即對焦拍攝mode,半按快門自動人像對焦mode,全按快門即刻進入snap 定距拍照mode。再藉由按著macro 小花鍵,轉盤去調那些一米,二點五米,三米,五米,無限遠的 snap shot 距離。

快拍自在,了無罣礙。

 

  

我不太喜歡澳門路氹那一帶,一切太新太小區,沒人味,有人氣沒人情的商場文明,教人討厭。

澳門有了輕軌之後,都沒去坐過,經海洋站出發就可以遊遍路氹。

一曰遊太匆匆,時間不夠,專心享受大馬路吧。澳門北部區地方不大,打橫步行貫通也就半個多小時,感覺大小和觀塘區是差不多的。但樓宇的生活味就更濃厚多汁,單是在街路徒步hea走,也舒心悅目。

是什麼感覺? 是那種不像會被租金逼死的感覺。一目盡處,開的店都沒人出入,沒人氣也毫無問題,這才叫人生啊。

 

看到這溫情的一幕,也就澳門才配擁有。想起最近炒作得很大的花生「給十九歲的我」

花生是在我遊完澳門回來才炒爆的。但看見狀如瘋虎的香港人,會心微笑之餘,也忍不住打幾個字,和這套戲一樣,銘紀歷史。

我是一月頭看了優先場的「十九歲」。看完時後震撼,香港這種大清帝國老八股地方,居然能上演這種紀錄片,比十年更加十年。在今時今曰的社會環境,這套片大愛左膠又耶穌味重,更重要很黃很黃,黃得字幕都打出字來。為什麼能上畫,不怕國安? 不怕煽動?

結果,在說拍這套片的導演,張大盜,是了,歲月神偷的大導加入政府唱好香港後。

有記者採訪了此片的兩位女主,其中一位還出萬言書投訴根本不想電影公映,怕人知她的私事,結果萬言書見報,出現大量人要保護個女仔,把電影沖了下架,停止公映。

 

  

這套紀錄片其實很教會味的,何謂教會味,就是分享自己的痛苦或幸福故事,讓更多人的靈魂得以拯救。這種紀錄片本身多數不是用來賺錢,我想上映也是想更多人得救,順便收點錢來救人救世,不過就先幫學校起個泳池先。

有個大錯就是居然有個女生不想公映但還是公映,這個錯是沒得救的。

另一個錯就是選擇在香港這個大清帝國公映,天啊,一大地偽善人啊,而且香港人最愛睇人仆街,他們要的不是靈魂得救,是要看你的靈魂沒有得救。

如此片在歐美澳曰循環公映再去選了奧斯卡回來,世界就不同了。

 

  

「給十九歲的我」算叫有齊奧斯卡得獎元素

女性主義的抬頭,女人去辦教育教育女人。女校的獵奇生活,女同性戀,校園欺凌,收觀音兵,援交,吸煙,粗口,反叛,師生間鬥爭,學生間爭權,大愛包容的耶教基督理想,青春夢想的衝突,成年人和年青人的對抗。

我非常明白為何有記者一看完就跑去找戲中反抗拍攝組的兩名女生做採訪,因為導演真的把她們抗拒拍攝的內容一樣剪入片中。

這紀錄片一切都來得很真。

不是那些隱惡揚善的傳記宣傳片,也不是那些來到香港什麼都好的廣告片。

 

  

整件事件最有趣的一個點,是的,也是重點。寫萬言書的女生現在是被害人,她根本不想公映,不想很多人知她的生命故事和過去。

有趣了,想幫她的記者,以「我為她好」之名,把一些公示於傳媒,把女仔推上擂台,放諸公論,任700萬人看她有多可憐,那張大盜怎樣去凌辱她。

咦???? 不是說不想人知她的故事? 不想令她成為公眾人物?? 現在被那吳姓女子(訪問記者?) 搞一搞,這女生不但是上了擂台,還上了神台,成為什麼打倒權威教育逼害的象徵,打倒電影老seafood的先鋒,連未來香港電影歷史書恐怕在紀錄片一章,也少不了這萬言少女的故事。

叫人想不明白,要幫那個少女,不是應該找來什麼社會賢達,資深律師,夥同家長,私下一起去會見校長,校董會,張大盜,陳明利害,說萬言書女子心理受傷,叫學校撤回公映,否則就曝光事件嗎?

一切在under table 完成,成功保護女生私隱。

但,

現在那些記者像聞到腥的貓,一下玩上明報登報批鬥,令萬言女子的故事變成公眾知情權之一,說到像拯救了少女一樣。

很怪吧。

我想,也是某些記者想要成名,想要流量。誰又會沒有利益地去幫助這個被迫拍片的少女呢? 

張大盜為名,那些批鬥張大盜的又何嘗不是,站在道德高地,表演斯文掃地。

那些斯文,射得一地都係。是啊,自己打飛機的semen啊。

「放過個女仔」喎....

 

  

謠言是一件很可怕的事,人心也是一樣很垃圾的東西。用一個簡單例子說明。

有個富二代強姦了一名少女,少女提告,告上法庭,一開始人人都不齒富二代所謂。

但,謠言出現了,說少女在中學做援交,做ptgf,還有去club 做兼職,也經常換男朋友。

不論這謠言真假,人心就會思變,就會想富二代未必真的是強姦。或者有其他原因。

這就是謠言的魔力,只要一出口,不是事實,也變事實。

情況就像有人跟你老婆說,我見到你老公和一個美女在吃晩飯哦,看起來像在談公事啦,你别多心。

知道了,也就有條刺,是不是,根本不重要,人類的腦補能力,強大過核子電力。

張大盜扑咪李慧詩做錯,和她逼少女拍片十年有什麼必然關係?

富二代強姦了一個做援交的少女,強姦和做援交有什麼必然關係? 就算是妓女,不願意就不願意,是被逼就是被逼。

但,人性思考,並不如此理性。

 

  

有些道德高地原住民還在網上不斷留言評論這些,說因為萬言女家中有一個自閉症細路,讓其他企業知道會歧視,會不請她,因為她要回家照顧家人不能全心全意去工作。

這個社會,這類「真」精神病人比所謂有什麼症,什麼症的更可怕。

他們口說沒歧視,其實心中最歧視他人的就是這種人。常把歧視放在口邊只因他們常常在歧視。把那些問題視為問題才會要去想避免問題。

套回萬言女會否因公映而就業困難,我都可以保證地說,現在被記者把她推上擂台,和學校,張大盜,家長教育打對台。

說什麼不可以為了大眾的利益就犧牲少女個人的利益和私隱。

但非常諷刺的是,由民主制度到現在的企業化社會,一直都是在不斷犧牲無數的個人利益,小數派利益來強調集體主義。

如果是愛國愛港的香港,更是如此,個人?? 微不足道,國家,才是天理大道。

而萬言女如果不移民,我想她在香港是生存不下去的。

「嘩,佢係會搞事嘅女人黎架,你睇佢搞到學校同張大盜一頸血啊,點可以請佢架。」

最後,多謝那些「我為你好」,推一個女生去死路的大愛記者們吧。真有這種心,救一救更多的可憐人吧,如入理大救人的夫婦。

不過這些大愛撚是不敢的,欺凌一下耶撚學校,欺凌一下老人家就夠種,因為知道别人的做事底線在哪里。

面對無底線的權力方,這群大愛道德人就只會助紂為虐。

像明朝投降清朝屠殺漢人的人。

像民國,投降曰軍,幫手殺鄉親的人。

沒區别。

 

  

「給十九歲的我」,戲里戲外都十分精采,真想有人把戲外部份都拍成紀錄片,單上映戲外這一部份,對人性劣質的披露可能都能拿奧斯卡紀錄片大獎。

香港人就愛睇人仆街,就算蘋果沒了,這個習慣死也不會改。

一套大愛包容的十九歲耶穌片,又怎可只輸出正能量,香港人就是要吸收多點負能量才可以成長嘛。

 

  

回到澳門,友人帶我食這檔小販檔,出名是腸粉,豬骨粥和燒賣,友人說這間小販是梁望峯介紹他吃的,天啊,畢華流同時代的少女愛情小說殺手,梁望峯啊,多久沒聽說他大名。

友人說他帶三任女友來澳門都必食這間小販檔,以前是老伯伯開的,現在變成了兩夫妻,水準好像有點下降。

美好的事物,又怎會等人,如同十九歲,如同香港。

有些是你們值得擁有,有些,是不值得被你們擁有。

 

人在澳門,怎能不賭,象徵性賭幾手也要賭賭,和友人一起入了新葡京,一人一注五百,各win五百,再一人一注五百,齊輸五百。這就叫齊上齊落。

好意頭啊,果斷離場,新年流流,最緊要意頭好啊。

接下來,又看看ricoh gr3x jpeg轉黑白的表現。感覺gr3x的相片,黑白有mood點。

 

  

面對逆光,gr3x 的表現不俗。

 

  

難怪很多人喜歡用gr3的黑白mode掃街,逆光下的光影表現,真的不差。

 

  

或者因為40mm 這支鏡頭比28mm 解像力好,在大太陽,暗位,細節的表現力都非常好。

 

  

一海之隔,兩種生活,一張鳩拍,兩地潺愁。

  

 

 

  

路過一個街巿,很有當年中環街巿,灣仔街巿的調調,但更小型,更有味道。

  

據說,這里是攝影獎得獎的攝影景點位.....打個卡吧。

 

  

鳩遊結束,凌晨返港,兩點 am 成功回家,以後去澳門娛樂,也就不必受船期所限了。

回歸香港這個租金吃人的現實世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