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位置: 首頁 > 攝影世界 > 鏡頭 > Konica > 正文
Konica Hexar AF 35mm f2 宮崎改M 版試玩
2023年03月05日 Konica, Konica Hexar AF, Leica, Leica M9P ⁄ 共 2171字 Comments Off on Konica Hexar AF 35mm f2 宮崎改M 版試玩 ⁄ 被围观 2,199 views+

Konica Hexar AF 自然是一台非常強大的compact camera,但在菲林都比燕窩金貴的今天,又不太捨得在hexar af 機身上燒片。之前入多了一台壞的hexar af,打算拆鏡改裝上七工匠的筒身使用,結果發現七工匠sonnar 35mm f2 這個筒是一體成型的,光圈位放得後了一點,嗯。。。要改裝又是一件大工程,計劃暫緩中。緩緩下期間,居然見到有師兄放宮崎改的konica hexar af 35mm f2 鏡頭。不用思考,入手試玩先。

 

到手即插上 leica m9p ,外型果然勁夾,小巧,精緻。宮崎改的m版konica hexar af 35mm f2 有優有劣,劣的是,光圈環沒有作光圈入光量標數,只有紅點作區間。劣者二,對焦用回宮崎筒的小巧風格,舞動起來,沒有konica uc 35mm f2 或者konica 35mm f2 LTM 兩個版本爽快。

優點當然也不少,一,比konica uc 和銀ltm 版本小巧,二,有宮崎伯制的全圓光圈,光圈怎收都圓,也注定這支宮崎版konica 35mm f2 與别不同,收光圈的散景和konica 兩支limited版本有很大分别。

  

外型設計好像跟足光學組一樣,偷盡每一寸的空間。加上宮崎筒的輕量特性,算叫很夾M機的小巧設計。應該沒有一支35mm f2 能比這個造型輕巧了。

Konica Hexar AF 這支跟機的konica 35mm f2 後來還推出過兩支limited,一銀,一黑標「uc」,都只因其光學非常出色,叫好叫座,其中一大主因,是其光學復刻了nikon s mount 時代的 35mm f1.8。把1956年的nikon 設計,在1996年和2001年都復刻了一次。1996年銀色的konica 35mm f2,而2001年則是黑色的uc konica 35mm f2。

 

  

銀版和黑版uc 最大差别,就是uc版強調光學結構的玻璃十二面空氣面都使用了ultra coating。聽著很強大。而konica hexar af 這台菲林機是1993年推出的,可見這古跟機鏡頭的coating 和對旁軸機身的優化一定沒有2001年這支uc版konica 35mm f2好。不過嘛,玩鏡就是要享受缺陷,或者,1993年的菲林機味道,才是最好的味道呢。

畢竟味道是很主觀的,有些人覺得某食店排長龍,多人買代表好食,有些人有自己味覺的堅持,好食不好食和多不多人排隊無關。很個人,沒高下,享受幸福就好。

  

右邊的是後來konica hexar rf 出的新konica m 35mm f2,光學完全不同,成像自然更完美。不過鏡頭也大支很多。右圖就是konica hexar af機身的跟機鏡設計。

 

  

放在1800萬像素的m9p機身上,中焦位居然都ok 清晰,不過焦外很快會進入霧氣感覺,但光暗過渡很柔和,這味道有風味。

中心銳利非常,焦外快速劣化,會令人有一種大畫幅的錯覺,錯覺是美好的話,錯也是不錯的。

 

  

四邊的散景形狀是箭頭型,成像有點偏少少的冷調。konica af 35mm f2 雖然設計和nikon 35 1.8 s mount 很類近,但成像好得多。畢竟,年代不同。

 

  

縮圖有時也很難看到konica af 35mm f2 中焦位的解像力。其實很意外,合焦的範圍在f2之下,很淺。

 

  

作為老鏡,放上數碼的ccd,散景的色散也無可避免。當然,使用黑白來拍攝,是最佳的處理方式。

 

  

各種光源下的表現,老鏡頭嘛,又不是後期的UC,吃光和復古的光暈表現,算叫是特色吧。

 

  

我有理由相信,此鏡收一收光圈f4,f8,四角畫質一定飛躍。看看兩張原圖,感受一下,左圖原圖右圖原圖。人面上的皺紋也清晰非常,算叫很不錯了,始終leica m9p的ccd sensor 不叫細節解像力強大的sensor。

 

  

由於是隨意捉拍,沒有精準去對焦,但這也沒所謂,好玩的鏡頭,就是中焦,迷焦,都一樣迷人。

 

  

感受一波散景和逆光味道。波波自然沒有新時代鏡頭圓潤又橄欖,但老鏡老味也在於此吧。

 

  

遇上貓貓,求她給我拍幾張,不肯。。。沒法,貓貓不愛konica 35mm f2的味道。

 

  

現在算叫全民攝影年代,人人對街拍都有很多理解,還喜歡很刻意,花時間地去拍出有設計美感,藝術美感的相片,去捕捉一個自己腦海中計劃的一瞬間。

但,有時一個人在麥當奴工作,真的不想食麥當奴的。當工作天天看美術設計所規劃出來的美,連拍張相片也要去跟著人類設計的曲線走,有點痛苦。

街拍,還是無所用心,無思無想去拍拍拍開心,遇上了緣分就好,拍到拍不到,也是緣份。

 

  

想起了黃偉文垃圾五部曲(出得四首) 其中一首「漩渦」歌詞。

(男)沿著妳設計 那些曲線 原地轉又轉 墮進 風眼樂園
(男)世上萬物 向心公轉 陪我 為妳沉澱

(女)逾越了理性 超過自然 瞞住了上帝 讓你 到身邊
(女)即使愛你愛到你 變成碎片 仍有我接應你 落地上天
(男)即使愛你愛到你 變成碎片 仍有我接應你 落地上天
(女)如你 化作了粉末 誰還要健全

一張健全的相,健全的美,健全的藝術,一切一切都總是沒有愛情味。

我要初戀啊,初戀。

  

如此神奇,九龍公園居然有生物危險門?? 我是不是發現了不得了的東西。

最後,進入一下konica af 35mm f2 的黑白世界。

 

  

  

無可否認,黑白果然令鏡頭的一些光學缺陷消失,而感覺更美好。

不過就可人類口味一樣,這間小店食物好不好吃,很主觀。

色盲的人一定說,黑白簡直就是垃圾。

但就光學上來說,消除了色差,確實令人舒服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