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位置: 首頁 > 攝影世界 > 相機 > Nikon ZFC > 正文
Pentacon Penti 30mm f3.5 殺機取鏡
2022年11月07日 Nikon ZFC, 歐洲雜鏡 ⁄ 共 2831字 Comments Off on Pentacon Penti 30mm f3.5 殺機取鏡 ⁄ 被围观 315 views+

Pentacon Penti 是pentacon 出的一款女性向半格機系列,外型如同包裝小手包,簡單,輕細。今次殺機取鏡殺了兩台,分别是pentacon penti 和penti II。相機是半格相機,也就是只有M43的大小,鏡頭放上apsc機身使用,都已叫超越了本來的成像圈設計。不用懷疑,正因為是半格機的鏡頭,所以在apsc殘幅數碼機上,高線性的優勢盡現,中心成像有保證。

 

弄個轉接環,即變L39 尾,轉個m mount 上神力環,在Nikon ZFC機身上,最近對焦再無界限。此兩支鏡都可以鏡身對焦和調光圈,土豪金的外型,極美。網上改的人很多,有的直接鑽穿M mount 的機身膠cap,就放上去使用。個人覺得,還不如入手L39機身的金屬蓋,鑽穿使用,精度和質感更加上乘。

 

改鏡方法多元,各種方式,豐歛由人,最省自己心力又玩得開心的方式就是最佳方式,畢竟,時間成本要和個人快樂指數成正比,娛樂的道路才可以持續走下去。

 

  

  

人生能殺改一台女性向專用的半格機,快感足夠高。當年pentacon 定位此機為女性向相機都非常有女性主義巿場觸覺,看今天這台機的廉價程度,就知當年都應該幾好賣。此機兩台跟的都是30mm f3.5,理論上是三片三組,但廠方的名字定位有些不同,或者玻璃有所微調? meyer trioplan 30mm f3.5,以及meyer domiplan 30mm f3.5。我本身以為三片三組cover fullframe都沒有問題。太想當然了,結果是不cover的,但裁少少還是能拍出比apsc 大的成像圈。

 

  

就先用Nikon ZFC 來試試penti meyer trioplan 30mm f3.5 的效果先。換算焦距大約45mm,還好吧。

 

  

三片三組簡單結構,玩的就是中心一點sharp 配四角快速畫質下滑。常聽攝影愛好者在各大論壇,TG 谷,FB谷又好,天天重覆月經爭論,這個大師伍sir不懂攝影教攝影,這個只是器材撚不會攝影,這是鳩拍不是街拍不叫攝影。然而,攝影是何物,往往很多人拿著iphone 就得到張相的人類,又可必認真去思考。

 

  

「The truth is like poetry. And most people fucking hate poetry.」真相就像詩,但多數人都覺得佢又柒又老古董唔想知,自以為潮。面對攝影,大多數人都係表現出依種情緒。攝影的本質其實很簡單,就兩個字,「紀錄」

如同記憶般,攝影為你提供左一個紀錄的媒介,你用你的人生去紀錄你活過的人生。

 

  

由攝影的發展過程,無數的著名攝影師留下來的作品,無一不是表彰「用生命去紀錄」。人生見到的,自己創作的,最後都是紀錄下來,能留下來的,今天不能看,明天也必美好。最佳的例子就是在六七十年代,在東京公園「照田雞」攝影師,吉行耕平。有興趣可以自行GOOGLE,其作品我想當年社會一定容不下,但五十年後的今天,真是張張佳作。

香港也不缺照田雞的攝影師,只是未有高手發表作品,或者作品在床下底,人死了,子孫直送去堆填區,這是菲林底片? 什麼垃圾? 我不懂。

照田雞這風氣,在六七十年代,以維園最流行。意思就是指拍攝在公眾地方行為不檢的男女,那時代沒有高iso 數碼機,大大個電筒射過去快拍,或用閃光燈放閃,回家沖片,快樂無窮。用語出處為「因為田雞唔見得光,黑麻麻好活躍,但一畀電筒照住就硬晒唔郁,所以如果當場斷正等人捉就叫照田雞囉!」

又引用李碧華的一段描述

「田雞原來很怕光,如果用大光燈(火水燈)照着,一下子就呆在那兒動也不動,定格了。所以迅速出手便能按住,卡住牠的腰,成為獵物。以前的人捉多幾隻可以煲田雞粥。
不要說田雞,任何人忽然間被強光照在臉上,條件反射,也因太過燦眼什麼也未看清,只好一動不動,有點失措──騎呢大媽臉皮再厚,圍報館阻出版,收水後連忙過關返大陸,但非法黑工心中有鬼,也怕見光。一於將他們曝光廣傳。
照田雞也比喻昔日在大笪地或榕樹頭開檔的相士,小攤沒電力供應,故用大光燈照明,看相觀氣色,客人求問,坐定定等他贈兩句指點迷津,好乖。
還有,夜裏在維園草叢林間親熱的情侶,被人用手電筒一照,衣衫不整尷尬呆住,也是照田雞。不過在日本有特別旅行團,風俗娘專人帶領到一些野戰、車震、幽會暗角,用夜視鏡偷窺艷情,享受另類刺激。下文則另議。」

 

  

現在人玩攝影,更多不是為了玩攝影本身,而是攝影帶來的效果。如影相識女啊,影相有like啊,將影相用來作為打破自己朋友圈的交流工具。作品就流放各種社交媒體,審美和思維,也被社交媒體的審查和推送控制。以多Like為美,以被人刪相為禁。潛移默化,自我催眠。

 

  

像以IG 為例,香港區和世界很多地方都不同,如上上台灣,歐美,南美等地方,很多大尺,露點的人體藝術相都沒有問題,但在香港,就算三點不露,少少性感都會被刪被禁。幾年過去,慢慢養成了露肉是禁相的攝影風氣,拍這類相就是淫攝,大尺的就是電子雞。很奇妙吧,人類真的是可以被操控的,尤其是自己以為自己有自由意志的,連自由去死都不敢,但就敢說你是淫攝,拍的是淫照。

 

  

明明香港中央圖書館,就大量藝術攝影書,三點任露任看,不知多少學生妹學生男天天在內走來走去,完全沒有18禁。很多人覺得伍sir回塘,youtube 垃圾,我也覺得不好,但不妨在中央圖書館看看伍sir留下來的相機攝影雜誌,全部期數齊全,也有不少三點盡露,不看可惜。

有人奇怪,這怎可能,好吧,出幾張有圖書館蓋章的圖。

  

由1966年的香港攝影書就足夠前衛,有人體藝術攝影,還放圖書館任看。2022年了,IG 玩家居然回塘,這很淫,看的人就是想打飛機,出的人就是想賣淫。

什麼人想什麼,看什麼就見什麼,心中有鬼,滿城皆鬼。

連老少咸宜的M+博物館,大量展館都大量露點作品展出,人說香港是文化沙漠,當然有原因,不就是有太多填鴨教學長大,又被網絡社交平台公司摧殘了智商的人類。

鳩吹一輪,輪到Pentacon Penti II domiplan 30mm f3.5 出場時間。

 

  

這間深水埗芝士冰室的芝士餐精彩,值得一試。

 

  

如我之前所言,攝影就是「紀錄」的媒介,工具本身無對錯,用刀可殺人亦可切菜。藝術和淫照怎去分? 沒修養的文化沙漠攝影初心又怎會懂,男的玩攝影大多為取悅他人,女的玩攝影更多是為了表露自我。大家都深深沉迷攝影的副作用,甘之如飴。

 

  

攝影師之所以為師,不是因為拿起一台相機去拍照就叫影師,而是使用攝影,紀錄一生。

工作的那類,談「師」不過是尊重,真要叫應是攝影工作者。老師是尊稱,但能叫師又幾人,大多都自嘲自己是教育工作者。

有文化的人大多明白這區别,我沒文化,但也明白何謂美好,又是那句諺語。

「我不是雞,不會生蛋,但我比雞更能品味雞蛋味道。」

 

  

 

為何很多人玩玩攝影就放棄了,因為今天拍照成本很低,也低到令人價值降低。

就像以前玩過關遊戲,如果無限金幣,無限生命,過關本身,再無意思,打爆機也不會快樂。人類就是如此下賤。

只有窮,只有得一個硬幣,我要一命通關,因為限制,所以快樂。

難得是得,古人誠不欺我。